太迟

家公过世六天了,我知道家婆会爆发,
今天终于忍不住,只差没有打我,
就算家婆真的打我,我不会去抵抗,
明白这是过渡期,也可能永远不会原谅,
如何解释,如何想挽回都太迟,
只当罪人,现在做太多等于多余,
但我不想被人讲我是盼财产,
财产没有份从吵架讲明开始就知道,
只是如果为了钱,我是不会嫁给现在的先生,
在我面前请不要财产前后,
这让我想起离家的冲动,想起高中二那年的事,
想起妈妈如何挂我巴掌,拿财产威胁,
我不是钱脸,我现在所做是因为之前答应我会做的事.

在怎伤心,怎被嫌弃都好,我答应的事,我尽量做.
只是不想被认为假惺惺.

No tags for this post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